11选5平台

    1. <var id="fspjo"></var>
        <code id="fspjo"></code>

      1. <output id="fspjo"></output>
          <output id="fspjo"><legend id="fspjo"></legend></output>
          1. <code id="fspjo"></code>
            您的位置 : 馳購文學網 > 男生頻道 > 都市生活 > 都市之太古分身
            都市之太古分身

            都市之太古分身 四眼宅 著

            已完結 道長青唐悅悅

            更新時間:2019-09-03 15:44:33
            新書推薦,《都市之太古分身》是四眼宅最新寫的一本都市生活類型的小說,主角道長青唐悅悅,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自從發現自己在太古多了一具分身,裝逼的任務就更重了一分。我擦,鑿冰捕魚鍛造弩箭也就罷了,怎么滾草皮也要我來教?自由穿梭于現代和太古兩界的靈魂,于太古竊取現代之科技,于現代汲取太古之魔力,我將無所不知,無法無天!...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在大多數的故事中,雪代表的總是圣潔,然而道長青卻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在鋸齒推開堵在溶洞口的石碌之后,這個世界獨具特色的大寒潮便囂張的向道長青這個外來者,展示著它的殘酷和寒冷!

            密密麻麻足以阻攔大型恐龍涉足的森林,已經變成了白色的世界,深及膝蓋的積雪,每一步都要耗費大量的膂力。

            死寂,是大寒潮的主旋律!哪怕是嗜血的劍齒虎,陰險狡詐的長毛怪人,甚至是無孔不入的昆蟲,在大寒潮的覆蓋下,也不得不退避三舍。

            真是比南極還要死寂的世界??!

            道長青煞白著臉,抱著填滿燒紅木炭的石罐,艱難的在大雪中跋涉著,奪天術所激活的先天能力——念力,薄薄的覆蓋在他的身體表面,擋住寒風的吹拂,也阻隔了熱量的散發。

            瘦若麻桿的他,之所以敢沖進大寒潮之中,正是仗著這念力的妙用。

            不過,即便如此,干冷依舊通過念力的阻隔,一點點腐蝕道長青的意志乃至體力。這一刻,什么充滿酸臭味的愛情,什么財富,統統已經遠去!在生存的壓力面前,這些不過是浮云一般的奢侈品。

            “青,還能堅持住嗎?”狼叔關切的問了一句。

            “能!對了,還有多遠?”道長青咬牙硬抗,他感覺若非這具身體從小就生活在這顆星球上,已經適應了一部分,不然怕是走不了一公里就會栽了下來。

            事實上,他確實低估了這里大寒潮的威力,要知道此時他所攜帶的東西,幾乎都在狼叔的背上,否則他更加狼狽。

            “快了,應該還有三里路,加把勁?!崩鞘宓?。

            道長青看著狼叔雖然眉眼掛霜,但是那神情自若的表情,心中對于成為猛獸戰士更加渴望!至于鋸齒幾乎一直活躍在線路的兩旁,搜索著可能存在的食物。

            不過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他收獲寥寥。

            道長青不再胡思亂想,他收斂心神,盯著狼叔的背影,咬牙努力跟上。

            時間不知道過了多久,狼叔忽然站住了腳步道:“我們到了!”

            道長青聽到這話的瞬間,身體搖晃了一下,差點栽倒在地上。他幾乎耗盡體力的扶著樹干,看著不遠處宛若一面巨大銀色鏡子一般的冰凍湖面,整個人沒有欣賞到絕美風景的感慨,心中有氣無力的罵了一句臟話:‘草泥馬,累死爹了?!?/p>

            道長青扶著樹干休息了一會兒,攢足一些體力之后,這才再次拔足走向湖邊。

            此時狼叔鋸齒二人已經沿著湖邊,各朝一邊搜索了五百步方圓,然后又回來了。

            “這是我第一次光明正大的站在湖邊!”鋸齒一臉感慨的道,他指著湖邊一隅角落道:“我還記得去年夏季,我就是躲在那顆樹下,搶了一只巨疣豬的獵物!”

            狼叔沒有心情感慨,他看了看天色,又看向道長青道:“青,我們該怎么做?”

            道長青走到湖邊,低頭看著幾乎看不到水流的冰層,心中忽然生出一絲擔憂,這么厚的冰層能鑿開嗎?

            “既然是抓魚,自然是要鑿開冰層!”道長青道,說完他在湖邊溜達了一圈,目測了一下冰層厚度,結果令他有些吃驚,他敢肯定這里冰層的厚度至少有半米厚,如此厚度簡直驚人。

            “這么厚的冰層,我們便是能鑿開,怕是也要天黑了!”鋸齒道,大寒潮的天黑意味著什么,相信道長青便是笨蛋也知道意味著什么。

            此時道長青已經將身上的東西全部卸了下來,他掏出一根尖銳的骨刺,這是他父親的遺產,也是最昂貴的遺產——一根風神翼龍的腿骨!

            別看這根腿骨乃是中空的,但是其堅硬程度簡直比特種鋼還要牛逼!這要是捅進獵物的身體,分分鐘能放光獵物的血。

            “硬生生鑿開這么厚的冰面自然不現實,不過我有更好的辦法!”道長青一邊道,一邊操著翼龍腿骨,在冰面上畫了一個圈,又在圈線上鑿了一些小點,然后對狼叔道:“狼叔,你感覺龍刺能砸進去嗎?”

            “這可是風神翼龍的腿骨,當然可以!”

            “那砸進去之后能拔出來嗎?”

            “放心吧,有我和鋸齒在,鑿進石頭里也能拔出來!”

            “好,那就拜托狼叔鑿穿這些點!”

            “交給我吧!”狼叔一邊說著,一邊干脆的從一堆工具中翻出石錘。

            倒是鋸齒站在一旁感慨道:“嘿嘿,沒想到竟然是捷最珍愛的龍刺,他要是知道你拿他的龍刺鑿冰,而不是插進獵物的體內,怕是能氣死!”鋸齒感慨道。

            道長青不吱聲,對他來說,這只是工具而已,既然是工具,用來鑿冰面或者狩獵又有什么本質區別?

            狼叔不再說話,他沉默的接過石錘,然后甩開巨磅胳膊,狠狠砸了起來。

            “砰!砰!砰!”

            隨著一錘錘砸下去,冰面逐漸被鑿出一個個孔洞,冰層的表面更是因為龍刺的穿鑿而破裂,甚至生出細密的裂紋。

            可惜冰層太厚了,看著裂紋無數,實際上對整體毫無影響。

            許久,狼叔才滿頭大汗的拔出龍刺道:“呼……好了!”

            道長青看著冰面圓圈線上密密麻麻的孔洞,道:“狼叔,來,對著中間錘一下!”

            狼叔也不廢話,掄起錘子,對著圓圈便是狠狠砸了下去。

            “轟!”一聲,整個湖面冰層因為這一錘顫抖了一下,然而冰面圓圈內這一錘雖然砸得冰屑四濺,但是圓圈冰面愣是沒有被砸沉!

            媽的,怪不得飛龍從來沒嘗試過,他這般技巧性的鑿邊破冰都這么費力,其他人想要靠蠻力破冰,恐怕更難!

            “還要不要再來一下?”狼叔問道。

            此時道長青趴在圓圈邊緣,念力通過圓圈線上的孔洞鉆了進去,觀察圓圈周圍的連接點。狼叔剛剛那一錘子,雖然沒有徹底砸斷圓圈周圍的連接點,但是基本上也已經破壞得七七八八。

            “不用了!”道長青聲音有些顫抖,因為他觀察圓圈冰層的連接點的時候,赫然注意到已經有怪模怪樣的魚類聚集過來。

            他敢肯定這些魚絕對不是因為聲音而來,而是因為氧氣!

            這個世界的物理法則,沒變!

            “狼叔,你相信我能抓到魚嗎?”道長青站了起來,回頭問道。

            狼叔略一沉默道:“老實說,我不太相信!”

            “我也不相信!”鋸齒滿不在乎的插口。

            道長青突然咧嘴一笑,這一笑,哈出的大團白霧頓時朦朧了他的面孔:“我也不信!”

            “哈?”狼叔乃至鋸齒一臉詫異,你特么連你自己都不相信,你還大老遠跑來干嘛?

            道長青又道:“可是我能讓魚自己飛上來!”

            “飛龍說你喜歡吹牛,我看果然不假!”鋸齒嘲笑道。

            道長青沒有反駁,他緩緩退后幾步,他張開雙臂,似乎要擁抱整座湖泊,又好像擁抱世界一般,這一刻他猶如中二青年一般怒吼道:“出來吧,我的小魚兒!”

            伴隨著他的咆哮,冰層陡然傳來咔嚓聲,下一刻,一座圓形冰柱沖天而起!

            隨著這座冰柱的飛出,無數魚類猶如噴泉一般,順著這個孔洞瘋狂的鉆了出來,然后躍空而出,金色的,銀色的,黑色的,褐色的,各種各樣的魚類在空中翻滾著,光滑的鱗片在慘白的陽光下折射出耀眼的光芒,幾乎在瞬間閃瞎了狼叔鋸齒的眼睛!

            “噗通!噗通!”

            偌大的冰面下起了魚雨,無數怪魚跌落在冰面上,瘋狂的翻滾著,彈跳著,蹦跶著,不同于湖水始終保持著零度,冰面上酷冷的氣溫,很快令不少嘴生利齒,足以食人的魚類喪失了活力,只能絕望張合著嘴巴。

            不同于獵物的絕望,這一刻獵人的歡喜,簡直難以用語言來描述!

            狼叔一臉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他的嘴巴張得大大的,干涸而結冰的汗珠,掛在他臉上猶如蠟像一般。

            鋸齒更是夸張,他一臉震撼的看著這一幕,忽然抬起巴掌對著自己臉頰就是狠狠的抽了上去!

            “啪!”

            “臥槽,好疼!哈哈哈,這不是做夢,哈哈哈,我不是做夢!”鋸齒手舞足蹈的狂笑起來,他甚至一把抓住狼叔的肩膀,拼命的搖晃起來。

            “我干死你,放開我,你特么抓我干嘛,快抓魚,別讓魚跑了!”狼叔反應過來,發出歇斯底里的咆哮。

            鋸齒怪叫一聲,連忙放下狼叔,然后拼命的抓著冰面上的魚,然后甩向岸邊。狼叔同樣也是這般做派,整個人幾乎趴在冰面上,瘋狂撿魚。

            “干!這魚還咬人?!”

            “等著吧,回頭第一個吃你!”

            “好肥的魚,這怕是比高齒羊還重?!?/p>

            兩人一邊瘋狂撿魚,一邊自言自語的大吼大叫著,至于道長青直接被無視了。好吧,在食物面前,怕是酋長都會被無視。

            這一刻,道長青看著瘋狂撿魚的二人組,看著瘋狂噴涌怪魚的冰窟窿,嘴角抑制不住的裂了起來。

            等到湖面冰窟窿逐漸冰封,再也沒有魚類沖出來之后,狼叔二人組終于在撿完窟窿四周的魚類之后,停了下來。

            “呼哧……好多魚!”

            “這個大寒潮不用餓肚子了!我們磐石部落再也不用餓肚子了!”

            “好多魚!好多魚!哈哈哈……”

            狼叔和鋸齒看著岸邊堆成小山一般的魚堆,彼此對視一眼,臉上齊齊露出傻乎乎的笑容,嘴里呢喃之聲不絕。

            許久,狼叔和鋸齒才反應過來,他們看向道長青,眼神狂熱得簡直若見神人!

            鋸齒更是啪的一聲,單膝跪地道:“偉大的巫,請您原諒鋸齒的冒犯!”

            道長青驚訝的看著這一幕,原先被鄙夷的憤怒,在這一刻忽然煙消云散,他連忙走過去扶起鋸齒道:“快起來,快起來!沒多大的事情,起來起來,我原諒你了!”

            鋸齒抬頭看著道長青,神色鄭重的道:“我有種預感,您將是磐石部落最偉大的巫!”

            “那是必須的,青可是我兄弟捷的兒子,將來肯定是做咱磐石部落最偉大的巫!”狼叔哈哈大笑起來,眼神中的興奮和得意溢于言表。

            “哈哈哈,我現在特別期待飛龍見到這些魚時的表情!”狼叔壞壞的補充了一句。

            小說《都市之太古分身》 第十一章鑿冰飛魚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满城| 木里| 德令哈| 平顶山| 明水| 五道梁| 黄茅洲| 雷山| 和静| 枝江| 隆安| 铁力| 南京| 新邵| 防城| 十堰| 杂多| 曲阳| 兴城| 黑河| 南陵| 垣曲| 北安| 上蔡| 新巴尔虎左旗| 焉耆| 六库| 天峻| 波阳| 巴塘| 北辰| 牡丹江| 原平| 清河| 敖汉旗| 廉江| 宜宾县| 遵义| 德化| 淄川| 理塘| 南和| 上饶县| 平果| 剑川| 岚县| 政和| 奉贤| 永登| 杂多| 冠县| 芮城| 五营| 南溪| 江华| 天峻| 容城| 明光| 平利| 绵阳| 长武| 开化| 天津| 商南| 郎溪| 丹棱| 涠洲岛| 佛冈| 田东| 五华| 蓬安| 张家港| 阿荣旗| 宁海| 罗山| 蛟河| 黎川| 宁陕| 攀枝花| 海洋岛| 黑山| 皮山| 宝兴| 龙胜| 鄂托克前旗| 延安| 皋兰| 勉县| 汾阳| 丹东| 甘孜| 石台| 耀县| 苍梧| 东海| 柳州| 聊城| 衢州| 芦山| 伊金霍洛旗| 兴平| 永昌| 宜丰| 靖安| 天河| 凤庆| 岑巩| 浦口| 永清| 德昌| 吴县| 陵水| 松桃| 铁干里克| 赵县| 樟树| 剑阁| 达拉特旗| 休宁| 河源| 富宁| 通河| 海渊| 崇仁| 三门| 武城| 巴林右旗| 佳木斯| 淖毛湖| 德兴| 昌邑| 万州龙宝| 武宁| 延吉| 薛城| 湖州| 瑞金| 汉源| 兴文| 楚州| 巴音布鲁克| 林西| 巴林右旗| 盘锦| 宜宾县| 和林格尔| 巴塘| 格尔木| 茶卡| 云澳| 达拉特旗| 绍兴| 肇源| 长岭| 易县| 蠡县| 吉县| 平山| 固安| 建昌| 石棉| 赤壁| 彬县| 鸡东| 马祖| 阿鲁科尔沁旗| 阿拉尔| 塔城| 阿荣旗| 赵县| 启东| 六枝| 博白| 阳曲| 南汇| 乌兰浩特| 惠农| 金湖| 鸡公山| 东丰| 巴林左旗| 临漳| 满城| 宜宾县| 定襄| 双江| 正宁| 沾益| 张掖| 南雄| 即墨| 荆州| 南江| 儋州| 京山| 双流| 富顺| 花都| 珠海| 丹棱| 淮南| 武功| 青浦| 泰宁| 澄城| 南澎岛| 琼山| 银川| 赫章| 大名| 康乐| 保康| 平武| 蓝山| 昭通| 射洪| 寻乌| 江浦| 舞钢| 安阳| 方山| 扶绥| 临桂| 保康| 建平县| 伊春| 北道区| 逊克| 十三间房气象站| 衡山| 梁平| 宁陕| 蒙阴| 河曲| 定襄| 铁岭| 平果| 通州| 弥渡| 岑巩| 日照| 桂平| 射阳| 双辽| 武胜| 苏尼特右旗| 杂多| 潞江坝| 南靖| 仁化| 陆川| 双阳| 鸡东| 浩尔吐| 大冶| 大悟| 柞水| 北宁| 四会| 甘德| 包头| 嵊州| 安平| 通道| 扎赉特旗| 龙泉驿| 鹿邑| 会泽| 乌拉特后旗| 德保| 青岛| 大武口| 城口| 墨竹贡卡| 星子| 西峡| 浮山| 黑水| 崇武| 潍坊| 沐川| 宁陕| 九仙山| 乌鞘岭| 阳泉| 东安| 小二沟| 沿河| 孙吴| 临县| 嘉祥| 潮连岛| 衡阳县| 引水船| 神木| 蒲县| 德宏| 永顺| 石河子| 木垒| 敦化| 周口| 满洲里| 会泽| 眉县| 肥东| 施甸| 乌伊岭| 睢宁| 息烽| 犍为| 威宁| 南昌| 京山| 阿图什| 慈溪| 果洛| 宝坻| 个旧| 河曲| 重庆| 宜黄| 开鲁| 嘉善| 昌宁| 甘泉| 宜章| 黄茅洲| 阿勒泰| 自贡| 大连| 康平| 松江| 通化| 马公| 乐平| 麻黄山| 松溪| 墨竹贡卡| 宝鸡县| 陇县| 镇宁| 温宿| 稻城| 巨鹿| 金昌| 北川| 汪清| 河间| 略阳| 湟中| 海丰| 增城| 龙南| 金寨| 湟源| 惠民| 延吉| 凤庆| 孟津| 和龙| 洞口| 康保| 福州| 海林| 刚察| 大方| 通化县| 秭归| 麻阳| 个旧| 盐津| 尚志| 容县| 海口| 阳江| 厦门| 灵宝| 紫荆关| 五营| 乐清| 凤城| 梓潼| 邱县| 平潭海峡大桥| 如皋| 华宁| 商都| 茌平| 张家港| 兴宁| 板栏| 宾川| 房山| 潮州| 铅山| 比如| 桂林| 晋江| 克什克腾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