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平台

    1. <var id="fspjo"></var>
        <code id="fspjo"></code>

      1. <output id="fspjo"></output>
          <output id="fspjo"><legend id="fspjo"></legend></output>
          1. <code id="fspjo"></code>
            您的位置 : 馳購文學網 > 女生頻道 > 古代言情 > 王的女人
            王的女人

            王的女人 行走的荔枝 著

            連載中 夏離蕭燼

            更新時間:2020-05-04 12:02:35
            主角叫夏離蕭燼的小說是《王的女人》,這本小說的作者是行走的荔枝最新寫的一本古代言情類型的小說,書中主要講述了:不想獨霸皇上恩寵的妃子,絕對不是個好妃子!我要做的,就是朝著獨占恩寵、橫行六宮之路進攻!...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章節預覽

            第19章

            “??!”夏離身子一個不穩,頓時在紅露的驚呼聲中朝前倒去。

            黑暗中,只看到夏離撲倒在花叢中,嚇得紅露立馬上前去攙扶,“主子您沒事吧!”

            “你別過來!”夏離突然喊住紅露,而自己則撐著身下這不軟不硬的‘東西’慢慢起身。

            月色中,夏離心跳加快的看著這一坨黑東西,許是雜草太多,她不由用手撥開,霎那間,一股濃郁的酒氣撲面而來。

            “酒……酒……”見那坨東西還會發生聲音,嚇的夏離心頭一跳。

            定睛一看,原來是個人!

            夏離氣的一腳狠狠踢上去,而那個人卻依舊一動不動的躺在那,沒有任何直覺。

            “真是見鬼了!本姑娘今天先放過你!”夏離狠狠一腳踩在那人身上,跟著怒氣沖沖的看向紅露,“我們走!”

            “誒……”紅露還想上前去看看,可見夏離腳步極快,只能快步追上去。

            月色朦朧,卻無人注意到那花叢中一抹月白錦繡杜鵑手帕……

            夏離還以為是有人存心設計,說她私會男人,所以只能快點離開那地方。

            一路回到流芳閣,夏離心跳還是久久不能平復,越想她越覺得可疑,剛剛那個男人一定是陷阱,好在她反應夠快,不然此時怕是百口莫辯了。

            “主子,您剛剛看到什么了?”紅露倒杯濃茶遞給她壓驚。

            夏離靠在軟榻上,呼吸逐漸恢復平靜,她接過茶杯,淡淡道:“能看到什么?不過又是一個陷阱罷了?!?/p>

            “陷阱?”紅露不解。

            抿口熱茶,夏離心緒才漸漸平復,“這宮中處處都是陷阱,你今后也得小心?!?/p>

            接過茶杯,紅露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看向窗外那朦朧月色,夏離知道,今晚的后宮一定是不平靜的。

            沒了皇后,她今后的路也會格外難走……

            而夏離猜的也沒錯,第二日,皇后禁足第一天,柳淑妃便大刀闊斧的清理宮中的奴才來,美其名曰不留那種吃閑飯之人,實則不過是想清理掉皇后的人罷了。

            而玫婕妤這一懷孕,身份價值那是蹭蹭往上漲,宮中有什么好東西都得先供著她,跟養菩薩一樣。

            畢竟宮中子嗣不多,大皇子的母妃是吳賢妃,不過吳賢妃生產時傷了身子,至今身子還不好,終日得用藥養著,大皇子也甚少出來。

            而二皇子母妃趙貴嬪并不受寵,人也唯唯諾諾不成氣候,三公主王昭容還算受寵,看在公主面子上,皇上每月還是會去她那里一次。

            比起先帝那時,如今后宮這子嗣的確是太過稀少,故而有人懷孕才會如此珍重,母憑子貴大概也就這樣。

            不過夏離想來想去很久,有件事一直想不明白,她可以確定玫婕妤一定是知道自己有身孕的,這樣才能解釋的通她之前莫名的底氣是從何而來,可這益母草不可能是她故意用來陷害皇后的,要知道這一不小心孩子可真會沒了。

            若是麗貴妃所為,那她又從何得知玫婕妤有身孕的?

            夏離腦子很亂,這后宮就是一潭渾水,什么也看不清。

            “主子,后宮中的其他娘娘都給玫貴嬪送禮了,您要不要也意思意思?”

            烈日炎炎,夏離喝了口酸梅汁,將碗“砰”的一聲放在桌上,面色不愉,“你拿了多少冰?”

            紅露一噎,目光不由看向房中那盆冰塊上,“今日綠瑜去拿時,內務府的人……只給了三盆,說是淑妃娘娘讓宮中節儉用度,所以……”

            “所以就減了我一半用度?”夏離柳眉一皺,哪怕房中放在冰塊,她額前依舊全是熱汗。

            紅露站在那并未言語,怕也不知該說什么,畢竟柳淑妃之心,人人皆知。

            夏離拿過團扇扇著風,眉間依舊緊皺,“你去庫房拿件不易被人動手腳的東西送給玫貴嬪,記得親自送去?!?/p>

            “是!”紅露點點頭,立馬下去辦。

            屋內彌漫著一股熱氣,使夏離心中越發煩亂起來,她有個缺點,就是怕熱,她可以忍受任何事情,唯獨這么熱的天忍受不了!

            不行,夏離覺得自己該想想辦法,不能如此坐以待斃下去。

            “主子!”

            見綠瑜急匆匆的跑起來,那副氣喘吁吁的模樣讓夏離越發煩亂,“大驚小怪,何事?”

            綠瑜喘著氣,大汗淋漓的指向外面,“內務府送人來了!”

            不等綠瑜說清楚,夏離便搖著團扇,邁步走向外面,一出門便是一股燥熱之氣撲面而來,而被日頭曬的**辣院中,正站著一批面孔生疏的太監宮女。

            領頭的內務府副總管看到她出來,立馬諂媚的走上前,“奴才給酈婕妤請安?!?/p>

            夏離微微仰頭,搖著團扇冷笑道:“這是什么風,把黃公公都給吹來了?”

            黃公公嘿嘿一笑,若是其他妃子他倒也不會這么客氣,可面前的可是除麗貴妃外最為受寵的酈婕妤,他自然不能怠慢。

            可是一想到此次前來的目的,又看酈婕妤這副不待見他的模樣,黃公公只覺得這趟差事有點懸。

            “是這樣的,按照宮中規矩,以婕妤主子的位份,身邊應配四個大宮女,六個二等宮女,八個三等宮女,還有掌事公公一名,粗使太監若干,可是如今婕妤主子閣中一共才十二個伺候的奴才,淑妃娘娘怕沒人伺候婕妤主子,便吩咐奴才挑幾個能干的宮女太監讓婕妤主子挑選?!秉S公公陪著笑臉道。

            可夏離聞言,卻是冷冷一掃這群新來的太監宮女,忍不住上前看著黃公公,不陰不陽道:“淑妃娘娘真是有心了,如今知道按份例辦事,可我怎么記得,今日我的人去你們內務府拿應有的冰塊時,卻硬生生被你們克扣一半!”

            “這個……”黃公公尷尬的欲解釋什么,一把團扇卻突然砸在他頭上!

            夏離沒好氣指著他道:“你們當我這流芳閣好欺負是不是?信不信我立馬告訴皇上,讓你腦袋落地!”

            “婕妤主子恕罪……”黃公公急的連忙請罪,似乎沒想到她會發這么大火。

            可此時夏離心火旺盛,哪想的但這么多,直接沖他罵道:“恕罪?你們不是當我好欺負嘛?我這就去找皇上,把你們這所勢力小人懲治!”

            夏離說風就是雨,一臉怒色朝外走去,嚇得那黃公公連滾帶爬攔在她面前跪下,“婕妤主子恕罪!奴才在也不敢了,一定是那幫兔崽子扣下婕妤主子的份例,奴才回去一定狠狠罵他們,讓人把婕妤主子的冰加倍送來!”

            黃公公扶著頭上差點掉下的帽子,一臉驚慌,深怕夏離去告狀。

            見他這么說,夏離這才微微消火,轉而沉聲道:“帶上她們滾!”

            “是是是!”黃公公招著手,把帶來的太監宮女全都帶走。

            他本以為,這段時間酈婕妤脾氣好上不少,誰知道還是這么暴躁,早知道他就讓其他人來了,真是差點沒把他嚇死。

            而這邊夏離發完火,心里也順暢了些,轉而繼續回到屋中喝起酸梅湯來。

            作為一個寵妃,被人如此欺壓,如今原本的東西還被克扣,夏離可不是軟柿子只會忍,該爆發時就爆發,她也是有脾氣的!

            那柳淑妃暗的來不了,如今來明的,竟然這么迫不及待想塞人進來,哼,夏離只覺得可笑至極,她如今還沒失寵呢,那柳淑妃就這么囂張,要是等她失寵了還得了!

            而此時的另一邊,承乾宮內,黃公公將剛剛之事如實稟告給淑妃,不出意外,淑妃大發雷霆。

            “那**以為自己是誰!”柳淑妃氣的面容一個扭曲,手中茶盞猛然摔落在地上,濺了黃公公一身茶水。

            見此,聽雨立馬對黃公公揮揮手,他才忙不迭的跑出去,似乎一點也不想留在這,畢竟替柳淑妃辦事,他也是兩邊為難。

            “娘娘,如今酈婕妤正受寵,我們不如先忍一時,以后在慢慢整治她也不遲?!?/p>

            “忍忍忍!本宮要忍到何時?”柳淑妃不甘的將一旁東西全都掃落,每次一遇到夏離的事,她總是這么不冷靜。

            不怪她這樣,每個人都會有這樣的心理,明明之前夏離還是個不受寵的才人,任她揉捏,可是如今,竟一躍成了皇上的寵妃,還讓自己差點栽了個跟頭,這讓柳淑妃心中如何能平衡?

            見此,聽雨突然眸光一閃,陰惻惻在她耳邊道:“娘娘,難道您忘了我們之前埋下的棋子嗎?”

            “你的意思是?”柳淑妃美眸一挑,認真思索著什么,聲音微沉,“用那個人,會不會太小題大做了?”

            畢竟那個人可是柳淑妃的底牌。

            聽雨卻搖搖頭,陰笑道:“不,奴婢正好有個一石二鳥之計,既能徹底鏟除酈婕妤,還能給予麗貴妃重創!”

            小說《王的女人》 第19章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浦东| 集宁| 万全| 灯塔| 和平| 温州| 海林| 凉山| 集安| 江都| 武宁| 定陶| 建阳| 峨山| 耿马| 北宁| 思南| 西盟| 黄山市| 竹山| 循化| 古蔺| 涪陵| 焦作| 靖西| 承德| 高要| 乌拉特中旗| 黄梅| 酉阳| 大关| 潮阳| 北海| 田东| 塘沽| 安龙| 樟树| 新巴尔虎左旗| 金乡| 桐梓| 乌拉特中旗| 淮北| 沧源| 泰来| 顺平| 薛城| 尖扎| 宿州| 阆中| 莲塘| 玉树| 南漳| 河曲| 珲春| 庆云| 彬县| 蒙自| 商丘| 闵行| 洛浦| 海淀| 商丘| 马坡岭| 黎平| 石棉| 蛟河| 永仁| 德保| 昭通| 阳新| 耒阳| 喀喇沁旗| 藁城| 益阳| 马站| 宜丰| 高阳| 漯河| 正兰旗| 绥德| 江都| 枞阳| 酉阳| 三江| 巨鹿| 隆尧| 原平| 川沙| 冷水江| 永嘉| 寿阳| 合江| 绛县| 房县| 汤原| 敦煌| 九龙| 霍林郭勒| 遂宁| 盐山| 麦盖提| 康县| 峡江| 郸城| 泽普| 翁牛特旗| 炮台| 唐海| 石阡| 眉县| 加格达奇| 元江| 吕泗| 石渠| 双辽| 胶州| 叶县| 揭阳| 南郑| 邯郸| 景县| 台南| 安溪| 长泰| 番禺| 新野| 平定| 元江| 治多| 奉节| 叶城| 资兴| 石柱| 吴起| 巢湖| 饶平| 旬阳| 伊宁县| 呼伦贝尔| 卫辉| 闽清| 南通| 特克斯| 汉沽| 铜仁| 连云港| 彭州| 泰兴| 义县| 兴海| 天峨| 方山| 黄陂| 新晃| 北碚| 乐陵| 米泉| 闽侯| 南川| 南宁城区| 宁晋| 阳曲| 临城| 新平| 云和| 朝阳| 涪陵| 长垣| 曲靖| 镇安| 睢阳区| 延津| 贵阳| 大新| 肥乡| 大同| 大通| 汶上| 高阳| 儋州| 孙吴| 哈尔滨| 精河| 饶阳| 泰宁| 满洲里| 商洛| 雅布赖| 崇礼| 固原| 高雄| 阿尔山| 和林格尔| 仙游| 铜仁| 永平| 崇礼| 承德| 彭阳| 古田| 道真| 鹤庆| 梁河| 祁东| 新泰| 万盛| 扬州| 楚州| 岫岩| 太原南郊| 绥化| 封丘| 宜章| 昌平| 运城| 凤县| 清水| 龙口| 饶阳| 科尔沁右翼中旗| 德清| 江陵| 榆树| 高州| 东莞| 潮连岛| 内邱| 汉阴| 永吉| 临猗| 孝感| 北辰| 燕尾港| 新绛| 邹平| 临朐| 囊谦| 雄县| 新乡| 北宁| 通江| 鄞州| 都昌| 海阳| 石渠| 攸县| 封丘| 清远| 克拉玛依| 宜宾| 平潭海峡大桥| 蓬莱| 卢氏| 孟村| 新泰| 扎鲁特旗| 张家界| 辽中| 甘泉| 海城| 横县| 黑河| 大陈| 榆次| 吉安县| 保山| 义乌| 洪洞| 新沂| 澄江| 定边| 祁连| 宁都| 自贡| 乾安| 丹东| 金山| 丹东| 汪清| 得荣| 磐安| 临城| 盐津| 台州| 广平| 芦山| 日喀则| 武汉| 察哈尔右翼中旗| 德令哈| 柳河| 天峻| 连城| 贺州| 凌源| 长岭| 于洪| 玉林| 桂平| 中江| 奉新| 丹寨| 格尔木| 天水| 乌拉特后旗| 拉孜| 八达岭| 遂溪| 华亭| 北流| 兴县| 申扎| 安吉| 连江| 赫章| 个旧| 岳池| 越西| 漳平| 和丰| 富县| 田林| 彭泽| 天池| 兴和| 宜良| 新泰| 新邵| 阿尔山| 金沙| 方山| 隆德| 繁昌| 桂林| 台北市| 泾源| 广河| 民和| 金塔| 平乡| 绛县| 商都| 得荣| 温县| 勃利| 襄阳| 左云| 同安| 富裕| 扶沟| 绵竹| 汾阳| 阿拉山口| 公馆| 饶阳| 佛坪| 兴县| 河卡| 鱼台| 东光| 汤原| 惠州| 彭县| 海西| 涪陵| 江永| 柞水| 昭通| 即墨| 彭泽| 清水河| 天长| 灯塔| 阿图什| 华宁| 石拐| 巴雅尔吐胡硕| 德兴| 玉屏| 南安| 淅川| 无棣| 兴和| 台山| 南乐| 石拐| 光泽| 石拐| 三都| 哈密| 遵义县| 涞水| 泾源| 马祖| 罗定| 镇雄| 黄茅洲| 徐家汇| 顺义| 合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