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平台

    1. <var id="fspjo"></var>
        <code id="fspjo"></code>

      1. <output id="fspjo"></output>
          <output id="fspjo"><legend id="fspjo"></legend></output>
          1. <code id="fspjo"></code>
            您的位置 : 馳購文學網 > 女生頻道 > 現代言情 > 多面總裁花式追妻
            多面總裁花式追妻

            多面總裁花式追妻 花影醉月 著

            連載中 蘇軟軟葉擎華

            更新時間:2020-05-05 10:24:16
            《多面總裁花式追妻》是最近非?;鸬囊槐粳F代言情小說,小說的作者是花影醉月,主角叫蘇軟軟葉擎華,小說主要講述的是:蘇軟軟怎么也想不明白,怎么自己莫名其妙的就要嫁給一個完全不認識的人呢?爸媽從小偏愛蘇綿綿,可是連這種事也要把她推出去嗎?傳聞葉家大少五年前出了車禍,毀容殘廢不能人道……蘇軟軟嫁過去才知道,什么毀容殘廢?什么不能人道?傳聞都是假的!...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在線閱讀
            章節預覽

            葉擎華其實一直都在。

            只是他一直默默的關注著蘇軟軟的行蹤,卻一言不發。

            坐在輪椅上,葉擎華就真的像變了一個人一樣。

            他再也沒有葉傲辰的那種霸氣和凌厲,展現出來的只有無盡的戾氣和陰森。

            而且縮在陰暗角落里的的他并沒有被人注意到。

            直到蘇軟軟說出那句家夫不是廢物,給我道歉!他才從角落里滑了出來。

            聽到那句話之后,他的心里的感覺簡直是五味雜陳。

            除了媽媽,從來沒有任何一個女人會這樣立場堅定的站在他的旁邊,甚至不惜跟人動手!

            只是,時機不對??!

            葉擎華剛準備出面,卻突然看到了孫若蘭準備向蘇軟軟動手。

            不假思索的,葉擎華抓起旁邊的杯子就這么扔了出去,并且準確無誤的砸中了孫若蘭的額頭。

            只是,這么一來,不得不將整場戲演完了??!

            葉擎華內心感嘆著,臉上卻帶著陰森猙獰的表情,將輪椅滑到了孫若蘭的身邊。

            “葉擎華!”

            孫若蘭按著鮮血直流的額頭,驚慌的看著葉擎華那面目全非的疤痕臉,下意識的將目光閃躲開來。

            她的心里邊恐慌到了極點。

            雖然很多年都沒有見到過葉擎華,但是這幾年關于對方的傳聞卻源源不斷的流進葉家所有人的耳朵中。

            傳聞葉擎華毀容身殘之后,已經心理變態,暴虐無比。

            曾經有多次傳出葉擎華因心情不愉快將手下打傷打殘的流言。

            甚至還有葉擎華將嘲笑他的人虐打至死的消息。

            而現在這個傳說的恐怖大魔王就這么出現在自己面前,孫若蘭又怎能不慌?

            “葉老二呢?”葉擎華陰森的笑了起來,“怕見到我這個大哥躲起來了?就讓你這個小娘皮出來挑拔事非?”

            “葉擎華你別太猖狂!”

            孫若蘭如同炸刺的豪豬一樣叫道:“你以為你還是那個囂張的葉大少嗎?你只是一個躲起來不敢見人的廢物!擎風他比你強上千百倍,豈會怕你這個殘廢?”

            “呵!”葉擎華冷笑一起,不再理會她,反而沖著蘇軟軟叫道:“過來!”

            蘇軟軟心中一喜。

            自葉擎華出現時,她就有點擔心自己的所作所為讓葉擎華不喜。

            直到葉擎華叫她過去,她才稍微輕松一點。

            最起碼,葉擎華是承認她這個妻子的合法性的!

            蘇軟軟滿心歡喜的站到葉擎華的面前,略顯開心的問候:“你來了?!”

            葉擎華點點頭,眼中閃過一絲不忍,手下卻沒有絲毫留情。

            “啪!”

            這一巴掌不算太重,卻如同鐵錘一樣擊在蘇軟軟的心中,將她的滿心歡喜擊的粉碎。

            蘇軟軟不可置信的瞪大了眼睛望著葉擎華,滿眼都是不解和委屈。

            她用自己的尊嚴和自尊來維護葉擎華的名聲,卻沒有想到換來的卻是當眾打臉的一巴掌。

            葉擎華眼中閃過心疼的神情,縮回的手有些不自覺的顫抖著。

            他說出的話卻充滿了冷漠和厭惡。

            “沒用的廢物!不要在這里丟人現眼!滾!”

            蘇軟軟痛苦的閉上了眼睛。

            她一度以為葉擎華的別墅就是自己安靜的港灣,葉擎華雖然不喜歡自己,卻也放任自己在那里生活。

            她以為自己會用自己的行動一點點的貼近葉擎華,卻沒想到今天這一巴掌,打醒了她。

            所謂的感動和同情都只不過是自己一廂情愿的幻想罷了。

            葉擎華哪怕是殘廢了,也是那個囂張任性的大少,而自己,只不過是一個替嫁的灰姑娘罷了!

            蘇軟軟低下頭,一言不發,默默的向宴會廳門口走去。

            “欸?軟軟,你去哪里?”

            門口處,身形挺拔的葉天云正好迎了上來,擋住了蘇軟軟的去路。

            “伯父……”

            蘇軟軟現在有種萬念俱灰的感覺,她也不想再在葉天云面前虛與委蛇,淡淡的打了一聲招呼就要離開。

            “說過了叫爸嘛!”

            葉天云伸手挽住蘇軟軟的胳膊,笑道:“別怕,有爸給你撐腰!”

            說完就帶著蘇軟軟再次走進了大廳之內。

            大廳內,葉擎華與孫若蘭之間劍拔弩張的氣息在葉天云進來后就消散的無影無蹤。

            所有人就像沒有發生過任何事一樣,各自交談著。

            這就是豪門嗎?

            蘇軟軟的心中突然生出一絲厭煩。

            每個人都戴著虛偽的面具,說著一些冠冕堂皇的話卻做著一些蠅營狗茍的事。

            真是可笑!

            “諸位!”

            葉天云站在主席臺上,虛挽著蘇軟軟的手臂,熱情的給大家介紹。

            “給大家介紹一下!這位是我們葉家的嫡長媳蘇軟軟!擎華就靠她照顧了,以后大家還要多多關照!”

            葉天云的話正式宣告了蘇軟軟在葉家的地位,并用真金白銀加固了一把。

            “另外,我還要再宣布一件事情。從明天起,葉氏財團還會向蘇氏集團無償贊助一億元,用于蘇氏集團的發展。而蘇氏集團,正是軟軟的娘家!”

            下邊的人紛紛鼓掌稱贊,仿佛之前那場鬧劇完全沒有發生過一般。

            介紹過后,葉天云再次拉著蘇軟軟問詢一些她的相關情況,而關于葉擎華的事情,他卻只字未提。

            而葉擎華也在葉天云出現的時候消失的無影無蹤,就好像從來沒有出現過一樣。

            只有額頭然后鮮血直流的孫若蘭用怨恨的眼光一直盯著蘇軟軟,恨不得將她生吞活剝一般。

            ……

            大BOSS出場后,宴會很快就結束了。

            葉天云也沒有再留蘇軟軟而是讓凌管家把她送到了葉擎華的車上。

            黑色的加長勞斯萊斯幻影內,葉擎華坐在輪椅上已經在車內等候。

            看到蘇軟軟上來,他也沒有理會,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開車。

            然后,他就閉上了眼睛。

            車輛平穩的行駛著,蘇軟軟沉默無語,與來時的心情截然相反。

            來的時候心中還有一絲隱隱的期待,而現在有的則只是難怪和失望。

            蘇家的絕情和葉擎華的冷漠讓她有種天地之大無以為家的感覺。

            似乎是感應到了蘇軟軟的失落,葉擎華眼開眼睛看了她一眼,眉頭微皺,淡淡的說了句:“系好安全帶!”

            蘇軟軟一愣。

            這算什么?遲到的關心嗎?

            咬了咬嘴唇,蘇軟軟堵氣拽著安全帶卻就是不扣上。

            她心里想著,我憑什么要聽你的!

            葉擎華看到蘇軟軟的動作,眉頭深深的皺了起來,剛準備說些什么,眼神卻突然一凝,冷喝一聲:“抓緊!”

            蘇軟軟一愣,還沒有反應過來什么意思,卻感覺到一陣天旋地轉。

            然后,她的身體就被一股巨大的力量甩了起來,原來扯在手中的安全帶脫手而出,整個人完全飛了出云。

            在慌亂中,她看到輪椅上的葉擎華突然立了起來,然后向她這邊撲了過來。

            是錯覺嗎?

            在疑惑中,蘇軟軟只覺的眼前一黑,頓時失去了知覺。

            ……

            在一上一下的顛簸中蘇軟軟恢復了意識。

            她眼開眼睛,卻發現自己正伏在一個人的的背上。

            眼前是一頭俊逸的黑發和沾染在脖頸上如同小溪般的汗水。

            而她伏身處的衣服也早已經被汗水浸透了,散發著淡淡的汗酸味。

            只是,這汗味竟然蘇軟軟覺的意外的好聞。

            感受到蘇軟軟身體的抗拒力,那人止住了腳步,松開手把蘇軟軟放到了地上。

            蘇軟軟這才看清楚,背著她的人竟然是她的老板葉傲世辰!

            “你怎么會在這里?”

            蘇軟軟大驚失色,隨即想起之前的事情,心中頓時一慌。

            在暈倒前的那一刻,她看到旁邊有一輛巨大的卡車撞擊到了勞斯來斯身上。

            而葉擎華,還在車里!

            “葉擎華呢?”蘇軟軟心里一慌,著急的問道:“他怎么樣了?“

            葉擎華雙腿殘疾,坐在輪椅上,被撞到后,豈不是要出大事情?

            “他回去了!”葉擎華冷淡了回應了一句。

            這個蠢女人!讓她系好安全帶也不聽,結果被撞暈在當場。

            為了照顧她,葉擎華不得不放棄原有計劃,自己背著她走,結果又遇到了攔截狙殺。

            要不是他身手好,這會兒恐怕已經命喪黃泉了!

            葉擎華非常不喜歡出現計劃外的情況,結果這笨蛋硬生生坑了他。

            這種心情下,他能對蘇軟軟態度好才怪。

            “哦!”

            蘇軟軟應了一聲,心情再度失落下來。

            把自己丟在當場自行離開了,自己在對方的眼中,果然什么都不是嗎?

            “你是豬嗎?”

            感覺到了蘇軟軟低落的情緒,葉擎華心里哭笑不得,這小娘皮也太脆弱了嗎?

            “對方是沖葉擎華來的!他離開才能吸引對方,帶著你這個累贅,送菜嗎?”

            葉擎華沒好氣的說道:“用你的松仁腦袋好好想想!”

            “欸?這樣嗎?”

            蘇軟軟本就不笨,她一下子就想通了事情的關鍵,情緒頓時好轉。

            看著眼前滿頭大汗的【葉傲辰】,她的心里充滿了感激。

            從小到大這么久,還是第一次有人關心照顧她。

            “老板,謝謝你!”

            聽到蘇軟軟充滿誠意的道謝,葉擎華冷漠的面容上嘴角微微一翹,彰顯著他的好心情。

            只是表面上,他依舊冷漠的說道:“做好你自己,別當個沒用的廢物!”

            沒用的廢物嗎?

            蘇軟軟腦海中再次浮現了葉擎華那冷漠的一巴掌和那傷人心肺的話語。

            她原來好轉的心情,再度低落了下來。

            “你說,我是不是真的很沒用?”

            此時此刻,蘇軟軟突然有種想要傾吐的感覺。她忍不住對葉擎華說道:“我已經很努力了,為什么他還是那么討厭我?”

            葉擎華忍住翻白眼的沖動,心中暗道,要是討厭你,早就把你趕出去了。你以為我的別墅是誰都能進來的嗎?

            “有時候,眼睛看到的未必是真的!疏遠你,也許是保護你而已!”

            葉擎華輕嘆一口氣,拭去額頭上的汗水,輕聲說道:“這個世界,遠比你想像中的復雜的多!”

            “是嗎?”

            蘇軟軟覺的自己的心情又好了起來。

            雖然不知道葉傲辰說的是真的還是假的,但是最起碼,給了自己一個安慰自己的理由。

            不過,葉傲辰不是說葉擎華是個廢物嗎?他怎么突然替葉擎華解釋起來了?

            “欸?你怎么了?”

            蘇軟軟剛想問葉傲辰這個話題,卻看到對方突然蹲了下來。

            【葉傲辰】英俊的臉龐逞現出一種異樣的慘白,汗水如同小溪一般嘩嘩的往下流,原來凌厲的眼神竟然透出一種莫名的虛弱和空洞。

            “別……別去醫院!去……去這里!”

            費力的從口袋里摸出一張紙條,葉擎華再也支撐不住,雙目一閉暈了過去。

            “葉傲辰!你怎么了?!快醒醒!”

            蘇軟軟嚇了一跳,慌忙去拉【葉傲辰】,卻意外的扯開了他的西裝外套,露出了里邊的襯衣。

            然后,一片鮮紅的血痕映入了她的眼簾。

            小說《多面總裁花式追妻》 第六章 突如其來的車禍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康县| 宜章| 松原| 大名| 台江| 射洪| 乌兰| 天镇| 阿鲁科尔沁旗| 岳阳| 宁都| 会宁| 锦屏| 同德| 万盛| 梁山| 孟津| 郎溪| 奉新| 腾冲| 宝兴| 兴城| 铜仁| 蒙阴| 嘉禾| 安远| 和布克赛尔| 海南| 青铜峡| 弥渡| 玉溪| 吕梁| 宝应| 海口| 上海| 安远| 赣州| 普洱| 盱眙| 莆田| 邗江| 太白| 章丘| 屯溪| 括苍山| 定南| 理县| 阿里| 蒙城| 武川| 霍城| 白日乌拉| 和田| 繁峙| 长宁| 德惠| 贺兰| 松原| 宁阳| 五原| 西丰| 中甸| 鞍山| 融水| 海力素| 黄平旧洲| 塘沽| 三穗| 阿克陶| 辽阳县| 张家川| 淳化| 崇信| 上海| 虎林| 罗田| 泽库| 巫山| 临武| 白日乌拉| 兴隆| 酒泉| 永清| 岗子| 新丰| 温岭| 偃师| 屏边| 德清| 合川| 高力板| 通海| 江孜| 兴宁| 孪井滩| 拜城| 临猗| 眉县| 杭锦旗| 连南| 民乐| 吴堡| 盈江| 黄陂| 南康| 确山| 丰台| 东乌珠穆沁旗| 清水河| 旬邑| 梧州| 弋阳| 潮连岛| 保定| 新泰| 连州| 织金| 桂林农试站| 庆元| 灯塔| 宁陵| 玛多| 嘉荫| 嘉定| 瑞安| 崂山| 新余| 鱼台| 尼木| 怀集| 景洪电站| 廊坊| 遂川| 周村| 上川岛| 巴中| 昌都| 厦门| 丰都| 平遥| 宁武| 彭水| 全南| 高密| 临沭| 弥勒| 雷山| 宝清| 合水| 咸阳| 拐子湖| 清河| 图们| 莱阳| 南江| 磁县| 印江| 射阳| 梨树| 万州龙宝| 巫溪| 九寨沟| 平原| 宁晋| 布拖| 南平| 怒江| 郏县| 歙县| 青县| 河南| 北安| 吉安| 额济纳旗| 九寨沟| 株洲县| 河口| 尚义| 绵竹| 东丰| 徐州| 华蓥山| 仙游| 阿勒泰| 依兰| 清远| 延边| 林芝| 博山| 微山| 清涧| 巴仑台| 周宁| 海城| 安陆| 上蔡| 会东| 邵阳| 霞云岭| 方城| 莎车| 科尔沁左翼中旗| 余江| 孝义| 曲靖| 鸡泽| 鄂州| 索伦| 满洲里| 大关| 潜山| 蕉岭| 平安| 泾川| 九龙| 勐腊| 梧州| 昭平| 治多| 太白| 汶川| 榆林| 潜江| 华宁| 奉贤| 巴盟农试站| 白水| 霍山| 台安| 巢湖| 靖西| 九华山| 乌审旗| 建湖| 长治| 宜昌| 无极| 额济纳旗| 山丹| 齐齐哈尔| 类乌齐| 玛沁| 道真| 永济| 喀左| 永定| 保山| 永署礁| 和硕| 夏河| 吉木乃| 襄汾| 海洋岛| 新平| 威海| 天津| 铁干里克| 鲁山| 永新| 浦口| 保德| 通州| 广昌| 将乐| 睢县| 启东| 甘孜| 行唐| 左贡| 北安| 防城| 长武| 垫江| 三明| 张家口| 佛冈| 博山| 潮连岛| 湘阴| 灌阳| 木垒| 青神| 赤峰郊区站| 夏津| 双城| 桂阳| 拉孜| 文水| 十堰| 锦屏| 斗门| 界首| 灵璧| 硕龙| 岚县| 松原| 德清| 朝克乌拉| 普兰店| 雅安| 敦化| 普格| 天门| 汾阳| 棠荫| 肥东| 河曲| 吉兰太| 双城| 永安| 芦山| 喀什| 樟树| 临猗| 荣成| 台前| 安化| 济宁| 铜锣湾| 巴仑台| 巫溪| 磐石| 伊金霍洛旗| 牡丹江| 前郭| 深圳| 永寿| 洪雅| 旅顺| 建平| 灵璧| 什邡| 大庆| 察哈尔右翼前旗| 滁州| 凤城| 威县| 新泰| 鹤山| 太原南郊| 凤县| 同心| 北道区| 曹县| 鹿寨| 嘉兴| 红河| 通山| 天水| 三门峡| 宜都| 大足| 岢岚| 淮阴| 博罗| 连城| 余干| 元阳| 霍尔果斯| 天山大西沟| 海原| 中泉子| 通辽| 镇原| 固安| 讷河| 定州| 泗县| 镇远| 泰来| 乐平| 正定| 霍山| 凯里| 翁牛特旗| 独山| 平湖| 景泰| 马站| 阿鲁科尔沁旗| 铁力| 连云港| 镇安| 侯马| 枣强| 奇台| 淅川| 藁城| 咸丰| 渭南| 邗江| 万年| 得荣| 策勒| 从化| 西连岛| 长乐| 和布克赛尔| 溆浦| 甘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