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平台

    1. <var id="fspjo"></var>
        <code id="fspjo"></code>

      1. <output id="fspjo"></output>
          <output id="fspjo"><legend id="fspjo"></legend></output>
          1. <code id="fspjo"></code>
            您的位置 : 馳購文學網 > 女生頻道 > 現代言情 > 掌中之物
            掌中之物

            掌中之物 貝昕 著

            連載中 傅慎行何妍

            更新時間:2020-05-05 11:42:49
            主角是傅慎行何妍的書名叫《掌中之物》,是作者貝昕傾心創作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情節引人入勝,非常推薦。主要講的是:一個心狠手辣的男人,一個不屈不撓的靈魂,以及一段處處是錯的糾纏??四年前,她送他進監牢,直至確定他被執行死刑,方才安心。四年后,他扯她入地獄,親眼看著她被侮辱傷害,卻仍不解恨。這是一場精心準備的報復,也是一場隱忍持久的復仇。傅慎行原本以為,何妍會一直是他的掌中之物的。...
            展開全部
            推薦指數:
            章節預覽

            第6章

            過度的驚恐導致何妍無法發聲,她把牙齒咬得咯咯作響,雙手用力去壓桌面,想要制造出足以驚動他人的聲響,更想站起來奪門而出??梢磺卸际峭絼?,她的身體癱軟在椅子里,手上的力氣都不能把餐盤從桌上掃落。

            眼前一陣陣發黑,在臨近昏迷消失之前,她看到他坐在那里靜靜看她,嘴角上帶著一絲若有若無的冷笑,目光漠然無波。

            不知過了多久,何妍從黑暗中驚醒過來,映入眼簾的一盞大得夸張的吊燈,水晶吊墜紛紛繁繁,折射著刺目的光。

            “醒了?”他問。

            她掙扎著起身,本能地向著遠離聲音的方向瑟縮。房間很大,傅慎行坐在遠處的一張沙發里看她,唇角輕輕揚著,帶著一絲愉悅的笑容,“何主講,你的身體素質很好,比我預料的早醒了足有半個小時?!?/p>

            何妍不光身體素質不錯,她有著超乎常人的心理素質,否則也不可能在四年前的那次事件中逃生??謶纸兴@慌錯亂,可理智卻在催促她要盡快冷靜下來,她用力閉了下眼,再睜開時已是接受了此刻的境況,只顫聲問道:“你是人是鬼?”

            傅慎行發出一聲輕輕的嗤笑,譏誚:“聰慧果敢的何主講怎么會問這么愚蠢的問題?”

            這個問題的確很愚蠢,充分暴露出她此時的恐慌。這個世界沒有鬼,沈知節也不能死而復生,那么唯一可能的就是他根本就沒死。他沒死,他來找她復仇了!

            曾經的夢魘變成現實,她深深懼怕的魔鬼就在她面前。

            像是一下子又倒回到四年前那個場景,他坐在那里冷眼看她,淡漠的目光凌厲如刀,他說:“干凈點,別留后患?!?/p>

            不!這甚至比四年前還遭,他就像是從地獄里爬出來厲鬼,專為復仇而來。眼淚不受控制地流下來,身體更是抖得不成樣子,可她畢竟不是個只知哭泣哀求的女人,她盯著他,聲音雖還打著顫,內心卻是漸漸堅毅,“你想要怎樣?殺了我?”

            “殺你?”他輕笑,緩緩搖頭,“我要想殺你,何須還費這些周折?”

            既然不是要殺她,那就要折磨她了,哭泣哀求絕不管用,反而會令其更加變本加厲。她壓抑著恐懼,心中飛快地盤算著,嘗試著另外的求生之路?!吧蛑?,我們都冷靜下來,理智地說些話,怎么樣?”

            他微微瞇著眼睛打量她,和四年前的表現截然不同,這個女人每次都能叫人出乎意料?!罢f什么?”他饒有興趣地問,“說我應該放了你,而你也絕對不會去報案,我們兩個都該忘記過去的事情,重新開始生活?”

            她原本的確是想這樣說的,何妍抿了抿唇角,轉而說道:“不是,我是很好奇,你是怎么從看守室里逃出來的?”

            他稍覺驚訝,輕輕揚眉,“何主講,你真是屢次叫我感到意外,這叫我更加肯定我們接下來的游戲會更加有趣?!?/p>

            何妍摸不透他的心思,只能小心地應對:“什么游戲?”

            他坐在沙發里,兩條修長的腿交疊在一起,姿態輕松懶散,“把一位家世清白的淑女,馴養成一個放蕩低賤的女人?!?/p>

            她不受控制地打了個冷顫。

            這個反應取悅了他,他緩緩勾起唇角,“何主講,你有著清白的出身,受過良好的教育,還從事著一這么亮眼的職業。這么光鮮亮麗的人,卻被一點點的玷污,直至骯臟無比。你說這是不是會很有趣?”

            這是這世上最卑劣的惡毒,最骯臟的報復。

            門外傳來輕輕的扣門聲,三四個男人從外面魚貫而入,其中有人手中還提著攝像機。何妍感覺到了危險,從寬大的床上滾落下來,又繼續往后縮去,直至背抵冰冷的墻壁。

            傅慎行起身走過來,在她身前不遠處站住,將一把利器丟到她面前,“拿著,叫我看看你是怎么殺的人?!?/p>

            那是把水果刀,短小而鋒利,一如她四年前用過的那把。

            有個身材瘦小的男人走上前,扯住了她往床上拽。她拼命地掙扎著,手抓到了地上的那把利器,可那利器還不曾扎到男人,她的手腕就被抓住了。鐵鉗一樣的手指攥著她的手腕,毫不費力地往外一掰,那利器就“當啷”一聲落到了地上。

            拳頭落下來,她的頭被打得歪向一側,耳邊嗡嗡作響,所有的事物都晃動起來,忽大忽小。模糊的視線里,她看到了舉著攝像機的男人,看到了默立在一旁的圍觀者,還看到了坐在沙發里注視著她的傅慎行。

            她不再掙扎,慢慢閉上了眼睛。

            傅慎行姿態懶散地倚坐在沙發里,語調一如既往,“只有這點本事嗎?真沒意思,我們還是換個花樣吧?!?/p>

            干瘦男人從床上爬下去,卻另有兩個男人向她圍過去,強行給她喂下了一個藥片。她如同身墜地獄,口中發出絕望地嗚咽聲,再一次瘋狂地掙扎,“你殺了我,沈知節你殺了我!”

            他露出冷漠的神色,輕輕搖頭:“不,我說過了,我不殺你?!?/p>

            藥效很快就起了作用,神智漸漸消散,身體被藥物控制。這場面比之前還要不堪。

            整個房間里,似乎只有傅慎行還能做到面不改色,心靜如水,他瞥一眼身旁面紅耳赤的人,淡淡說道:“阿江,這女人碰不得,不吉利?!?/p>

            阿江極力克制住眼底的光,有些尷尬地解釋:“我,我沒想碰她?!?/p>

            他飛快地瞥了床上一眼,彎下腰,小心地問傅慎行:“傅先生,這要拍到什么時候?這人可是我專門從東洲國請回來的職業人士,只要不喊停,能一直拍下去?!?/p>

            傅慎行抬腕掃了一眼時間,漠然說道:“就到這里吧,把視頻剪輯一下,咱們看看效果怎樣?!?/p>

            專業的錄像師拍攝出來效果自然極好。

            何妍身上裹著浴袍,深陷在寬大的沙發里,唇瓣不受控制地顫抖著,分明告訴自己不要哭,可眼淚卻是一直往下流。傅慎行就坐在旁邊不遠處,轉過頭似笑非笑地看她,“看不出來,你倒是很上鏡?!?/p>

            “是嗎?謝謝?!彼貞?,聲音嘶啞粗澀,如同裂帛。

            傅慎行有點驚訝,看她兩眼,又問:“你回去后會報案嗎?”

            “你拿著這個東西,我怎么敢去報案?”她幾乎猜到了他接下來的打算,困難地彎起唇角,想要輕蔑地笑,可眼淚卻流得更兇。

            他不在意地笑笑,道:“我就知道何主講是個聰明的女人,既然這樣,我們現在就把以后的游戲規則定下來,很簡單,你要隨傳隨到,怎么樣?”

            活下去!活著離開這里!有個聲音在她腦子里嘶吼著,何妍抖著唇瓣,深深地吸了口氣,配合著他往下問:“還來拍這些東西嗎?”

            “應該不會?!彼p松地回答,偏頭思考了一下,說道:“坦白講,拍這個東西費時費力,而我暫時又沒有把你打造成女星的想法。以后有可能會叫你幫我去出席一些場合,有人可能就喜歡你這一類型?!?/p>

            她閉上眼默默流淚,不再說話。

            傅慎行叫了那個叫阿江的壯漢進來,吩咐道:“時間不早了,送何主講回家吧?!?/p>

            他竟然真的要放她走!何妍內心緊張而又激動,怕眼睛泄露出內心情緒,忙垂下眼簾遮住了視線。她甚至都不敢表露得太過急切,扶著沙發吃力地起身,動作緩慢。阿江沒耐心等她,伸手將她一把從沙發上提了起來,扯著往外走。

            傅慎行卻又突然叫住她,“何主講?!?/p>

            她停下來,心驚肉跳地等待著,只怕他又突然改了注意。不想他卻只是笑了笑,輕描淡寫地說道:“別報案,不然你會后悔的?!?/p>

            這聽起來是一個警告,可其中卻又像藏著點其他的意味,她尚來不及思考,阿江就已經把一塊浸了藥物毛巾捂住了口鼻。

            再次醒過來時何妍已在自己家中,似是與往常無數個清晨醒來并無什么兩樣,她身上蓋著薄被,脫下的衣服就搭在床邊的椅子上,連手機都按照她的習慣擺放在床頭的空格里。

            窗外天色明亮,看日光起碼已經有九、十點鐘。

            她緩緩地閉眼再緩緩地睜眼,一遍遍地和自己說昨夜里的一切都只是一場噩夢,可身體的不適卻殘酷地告訴她那不是夢。她用被子蓋住了頭悶聲痛哭,探出手從床格里摸過手機,里面有梁遠澤的一個未接來電,還有一條信息:妍妍,以后手機不準胡亂丟,打電話都沒人接。還有,早點休息,不許熬夜。

            時間顯示是昨天夜里十點半,那時她正在那個魔鬼的手中。

            何妍抖著手給梁遠澤撥電話,可電話里卻一直響著忙音,她呆愣片刻之后,猛地從床上坐起身來,不顧身體的痛楚,拽過衣服飛快地穿了起來。

            車子就停在甬道旁的停車位上,再遠處,三兩個大媽正帶著孩子在小區花園里玩耍。何妍深吸了口氣,盡力使自己表現得平靜。她開著車出了小區,不停地通過后視鏡觀察車后,確定沒人跟隨,毅然把車拐向了警察處。

            “您說什么?”面前的工作人員露出驚訝的神色,問她:“你先別急,請先冷靜一下,慢慢說?!?/p>

            何妍根本無法叫自己冷靜下來,自從進入這里,她反而失去了之前的冷靜理智,“沈知節沒死,他現在叫傅慎行,你們快去抓他,快去抓他!”

            工作人員像是更糊涂了,“沈知節是誰?傅慎行又是誰?”

            她半張著嘴,一時竟不知該如何把事情講清楚?!瓣惥?!我要找陳敬言警察!”她大聲叫道,像是終于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他知道是怎么這是怎么回事!”

            工作人員的表情有些古怪,他看著何妍,似是猶豫了一下,說道:“陳敬言警察前幾天出了車禍,已經去世了,我們昨天才給他舉行過追悼會?!?/p>

            何妍一下子僵住,懷疑是自己聽錯,“你說什么?”

            工作人員有些同情地看她兩眼,起身給她倒了一杯熱水過來,安慰她道:“何女士,您別著急,有什么事慢慢說,就是陳警官不在了,我們也幫您的?!?/p>

            不,沒有人能幫得了她!

            先是父母突然中了旅游大獎出門旅行,然后是梁遠澤出國培訓遠在異國他鄉,她孤立無援,就連以為可以求助的陳警官都在幾天前車禍身亡。這些都只是巧合嗎?怎么可能都會這么巧?

            她呆愣愣地不說話,工作人員忍不住問道:“何女士,您沒事吧?”

            何妍抬頭,目光呆滯地看面前的年輕警察,腦子里突然就響起了傅慎行說的那句話,他說:“別報案,不然你會后悔的?!?/p>

            小說《掌中之物》 第6章 試讀結束。

            網友評論

            還可以輸入200

            安龙| 枝江| 甘谷| 隆尧| 河津| 神木| 崇明| 大武口| 金沙| 旌德| 贵德| 九龙| 北道区| 青川| 盐城| 华蓥山| 巴林右旗| 罗源| 长丰| 九华山| 靖边| 马站| 龙胜| 沾益| 安阳| 尚义| 儋州| 和林格尔| 酉阳| 枣阳| 宝山| 平顶山| 京山| 蒙自| 康平| 伊金霍洛旗| 霞浦| 攀枝花| 邵阳县| 舟曲| 锦州| 连江| 献县| 鹿寨| 监利| 九台| 洛宁| 饶河| 当雄| 定南| 隆林| 泊头| 洛南| 西乌珠穆沁旗| 乐至| 清镇| 九江| 洛宁| 昔阳| 蒙山| 江山| 白日乌拉| 武定| 聊城| 宝兴| 南川| 巴仑台| 天祝| 华安| 漳州| 宜昌| 原平| 根河| 勐腊| 桃江| 兴化| 鄂温克旗| )| 和丰| 密云| 临清| 大方| 双柏| 高台| 利川| 绥阳| 凉山| 开县| 通化县| 包头| 铁力| 昌平| 玉屏| 建阳| 伊川| )| 阳江| 卢氏| 奇台| 岳阳| 那日图| 五营| 华山| 嘉鱼| 湘阴| 盐源| 清流| 黄平旧洲| 南和| 铜陵| 炉霍| 资溪| 襄城| 瑞丽| 小灶火| 永定| 虎林| 福海| 黎川| 丹东| 卓尼| 定远| 当涂| 鄞县| 靖江| 古田| 福清| 务川| 永丰| 黄山区| 佳木斯| 鹤峰| 旬邑| 广南| 天池| 南澳| 华亭| 丰城| 沿河| 潞西| 信宜| 田阳| 榆中| 泰兴| 吕梁| 兰屿| 鼎新| 胡尔勒| 通许| 莎车| 沈阳| 峄城| 景德镇| 宣城| 梓潼| 绛县| 马尔康| 丰县| 万载| 潜江| 太康| 厦门| 琼结| 胶州| 万宁| 双江| 南海| 华阴| 夹江| 陈巴尔虎旗| 兰考| 扶余| 琼结| 枣阳| 耒阳| 宜宾农试站| 北安| 杂多| 金坛| 睢阳区| 绿春| 连平| 盈江| 乐平| 柞水| 罗甸| 沁城| 宜良| 玉田| 歙县| 万盛| 蔡家湖| 横山| 博乐| 广丰| 都昌| 波阳| 宁海| 叶县| 精河| 东乌珠穆沁旗| 海安| 丹阳| 新巴尔虎左旗| 岐山| 珙县| 林芝| 东兴| 费县| 诸暨| 定安| 单县| 如东| 德兴| 理塘| 汶川| 北川| 靖安| 合肥| 龙泉驿| 城口| 炉山| 韦州| 龙江| 越西| 沁阳| 邱北| 哈密| 武宁| 阳原| 钦州| 平阴| 上思| 大新| 卓资| 五营| 青龙山| 江华| 万州龙宝| 东明| 西乌珠穆沁旗| 定远| 鄯善| 静海| 嵊州| 头道湖| 屯留| 罗甸| 通榆| 安定| 湘潭| 澄迈| 静乐| 小灶火| 拐子湖| 岳阳| 巴林右旗| 保德| 潞城| 兰西| 南充| 宣恩| 馆陶| 玉林| 中卫| 马公| 驻马店| 扶沟| 马山| 洛南| 长乐| 喜德| 孤家子| 西丰| 蔚县| 太原南郊| 邗江| 新郑| 石浦| 库车| 米泉| 七台河| 乌兰浩特| 海拉尔| 陈巴尔虎旗| 济宁| 陵水| 潍坊| 黎川| 宝清| 礼泉| 北道区| 怒江| 安图| 雄县| 华山| 永年| 迁安| 富裕| 陇川| 绥阳| 河卡| 高碑店| 翁牛特旗| 禄丰| 古浪| 金山| 瓜州| 佛冈| 图们| 郏县| 盘县| 镇源| 明水| 大连| 通化县| 民乐| 辉县| 阿图什| 扬州| 左云| 广平| 桂林| 荆门| 建昌| 神农架| 泽普| 梅县| 丁青| 庐山| 依兰| 左权| 吉木乃| 双柏| 丰宁| 潼关| 冀州| 金州| 南汇| 平塘| 玉屏| 许昌| 拐子湖| 延长| 江川| 八宿| 长白| 鸡公山| 张家口| 乳源| 芜湖| 元江| 沂南| 阿勒泰| 古丈| 顺德| 海伦| 永德| 安达| 茂县| 淮阴| 洋县| 桂林农试站| 呼中| 永仁| 一八五团| 霍州| 花溪| 漳县| 桃源| 息县| 洪江| 金平| 灯塔| 栖霞| 庆阳| 大悟| 许昌| 张掖| 保德| 奉贤| 增城| 万年| 成山头| 临猗| 金阳| 怀仁| 沅陵| 曹妃甸| 塘头| 东明| 丹阳| 横县| 翁牛特旗| 建瓯| 紫云| 莲塘| 广河| 潍坊| 扎兰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