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选5平台

    1. <var id="fspjo"></var>
        <code id="fspjo"></code>

      1. <output id="fspjo"></output>
          <output id="fspjo"><legend id="fspjo"></legend></output>
          1. <code id="fspjo"></code>
            您的位置 : 首頁 > 最新小說 >

            生而為王小說全文精彩章節免費試讀(徐逸徐牧天)

            發表時間:2020-05-05 11:54:12    編輯:蝶霜飛
            生而為王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生而為王》的小說,是作者飛爺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兵王風格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線閱讀到這本顧淮簡安小說,一起來看下吧:手染千軍血,腳踏萬里骨!我是南邊的王,代天牧疆!...

            作者:飛爺 狀態:連載中 類型:都市生活
            立即閱讀

            《生而為王》 小說介紹

            主角是徐逸徐牧天的小說叫做《生而為王》,本小說的作者是飛爺最新寫的一本都市兵王小說,文中的愛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第14章“徐逸回來了!什么?不知道誰是徐逸?九年前巴山郡首富徐云曜的兒子,出了名的廢物!”“一個廢物,回來了就回來了唄,有什么大驚小怪?”“嘿,你有所不知,這個當年所謂的廢物,現在可不得了,人家是朱雀...

            《生而為王》 第14章 免費試讀

            第14章

            “徐逸回來了!什么?不知道誰是徐逸?九年前巴山郡首富徐云曜的兒子,出了名的廢物!”

            “一個廢物,回來了就回來了唄,有什么大驚小怪?”

            “嘿,你有所不知,這個當年所謂的廢物,現在可不得了,人家是朱雀軍的人,好像說是個少尉!朱雀軍你知道吧?南疆第二強軍......”

            “那是挺了不起的,他這次回來想干啥?”

            “據說是要回來報仇,孫家的二少爺和孫夫人,已經被他打斷手腳,現在在巴山醫院躺著呢!我聽我隔壁的兒子的朋友的伯父他家小女兒的老公說,這個徐逸已經從狄總督手里買回了以前的徐家莊園,連狄總督都要給他面子勒!”

            “不僅如此,他還發出了請帖,就在今天,在徐家莊園擺宴,向各界名流宣布他高調回歸?!?/p>

            “其實我覺得,年輕人還是低調點好,當年的事情說不清誰對誰錯,他雖然成了朱雀軍的少尉,但五大家可不好惹,人家實力更強,靠山更大......”

            街頭巷尾,議論紛紛。

            ......

            清晨六點,天色昏暗。

            黑夜霸占著這個世界,不敵光明,又不肯罷休。

            長江滔滔,流淌不息。

            冰冷刺骨的江水中,悄然浮現出一道道身影。

            越來越多,不下數百!

            沒有任何猶豫,這些人快速上岸,替換裝備,動作無比迅捷。

            黑衣蒙面,每個人的脖子上,都有著三滴水珠的紋身,代表了他們的身份——南疆五大王牌部隊之一,水魂軍!

            七號碼頭,孫家獨有,儲藏著孫家多年來搜集的鐵元木等軍用材料,價值不菲。

            孫家日常駐守在此的三百守衛,疏忽大意下,居然沒有發現有人潛入。

            在他們看來,孫家是巴山郡五大家之一,其他四家除非撕破臉,不會來搶這些物資,而小偷小賊,更不敢來孫家的碼頭偷竊。

            守在這里數年,早已懈怠,做做樣子罷了。

            “行動!”

            當一道璀璨光亮綻放的瞬間,孫家的三百守衛在同一時間被人敲暈了過去。

            一艘巨大的貨輪緩緩而來,七號碼頭,在晦暗不明的天色中,敞開了倉庫大門。

            半個小時之后,貨輪緩緩駛離,消失在白帝峽流域。

            冷冷江水傾灑,守衛們瑟瑟發抖,從寒冷中醒來,便發現自己脖子上,架著一把比江水更為冰冷的刀刃。

            “你......你們是什么人?我......你們竟然敢跟孫家為敵?”

            管事人嘴唇烏青,顫抖著開口,雖是威脅口吻,但任何人都能看出他的驚恐和害怕。

            “吃下這顆藥丸,或者立刻死,五秒鐘倒計時......五、四、三、二......噗嗤!”

            鮮血飛濺,其中一個守衛腦袋搬家,鮮血如噴泉一般涌出,差點沒把管事人嚇死過去。

            “我吃!我吃??!我吃!”

            殺雞儆猴,不外如是。

            等所有人吃下藥丸,其中一個黑衣蒙面的人冷冷開口:“你們吃下的是毒藥,不用我廢話你們也該清楚,三日之內沒有解藥,渾身潰爛,痛苦而死這張照片你仔細看看,若不聽話,他就是你的前車之鑒?!?/p>

            管事人看著眼前的照片,頭皮發麻,一股惡心感從心底蔓延,他臉色慘白如紙,差點被惡心得嘔吐出來!

            “大人,小的一定聽話!一定聽話!”

            “很好?!?/p>

            ......

            早上七點,孫普雄急匆匆趕回了巴山郡。

            一輛豪車將他從機場接走,直奔巴山醫院。

            “爸!爸!幫我報仇!”

            “普雄,你可算回來了,嗚嗚嗚......”

            病房里,孫家二少孫厲輝,以及孫夫人錢桂芳,兩母子見到孫普雄的那一刻,便哭天搶地起來。

            一個被廢了雙腿,從此只能靠輪椅生活。

            一個被廢了左手,對于自認為高高在上的錢桂芳來說,也是無法承受的事情。

            最慘的是屠夫洪元山,尸體在一條臭水溝里找到。

            僥幸活下來的孫管家,慶幸無比,畢竟他只是從垃圾堆醒來,不僅沒死,還手腳齊全。

            看自己的妻兒如此悲慘,孫普雄眼睛泛紅,殺意滔天。

            “管家!那雜碎在哪里?”

            孫管家面色古怪,從兜里拿出一封紅色的請柬,回答道:“老爺,這是那雜碎的請柬......”

            “請柬!”

            孫普雄厲色接過,打開之后看了一眼。

            “致孫家家主孫普雄:據聞孫家主已經趕回巴山郡,徐某歸來,需孫家嫡系一百二十七個項上人頭做禮,特設宴邀孫家主往徐家莊園一敘,共商細節,請萬勿推辭。徐逸敬上?!?/p>

            孫普雄將請柬狠狠砸在地上,如狂獅怒吼:“好大的膽子!我要他跟徐云曜一樣,死無全尸!”

            家主震怒,孫家上下沸騰,數百孫家守衛,快速匯聚,跟隨著孫普雄,殺氣騰騰,直奔徐家莊園而去。

            此時,暖陽灑落光輝,徐家莊園內,徐逸手持抹布,擦拭著家具上的灰塵。

            他動作不快,極為細心,不要紅葉幫忙,以此緬懷過往。

            “紅葉,宴席準備好了嗎?”徐逸問道。

            紅葉微笑點頭:“已經準備就緒?!?/p>

            “這頓飯稍微奢侈點,讓他們吃飽了,才好慢慢上路?!毙煲菰捳Z平靜,紅葉卻聽得出那血染的戾氣。

            “喏!”

            紅葉轉身離開,但不多時,又返了回來。

            “我王,孫普雄帶人來了?!奔t葉道。

            徐逸笑了笑,伸個懶腰,大步走出。

            莊園大門之外,滾滾塵埃揚起。

            孫普雄滿懷煞氣而來,看到站在門口處,面容淡漠的徐逸,咬牙切齒:“徐逸!”

            徐逸淡淡道:“孫家主,你來早了,請先回去,稍后再來?!?/p>

            “小雜碎!你真當本家主是來做客的?無端傷我妻兒,哪怕你背靠朱雀軍,哪怕是南王在這,哪怕說破天,你也要償命!給我斷他雙手雙腳!一路拖回去,再去向朱雀軍問罪!”

            孫家守衛齊齊上前。

            “區區一個孫家,也敢說向朱雀軍問罪?這些年的安逸生活,已經讓你們膨脹到這種地步了?知不知道是誰在抵御外敵,替你們這些草包負重前行?”

            紅葉眼中殺意閃爍。

            唰!

            十二道身影,悄然出現,滔天煞氣,直沖云霄!

            “莫傷了孫家主,我怕他背不動棺材?!毙煲莩瘜O普雄微笑。

            咻!

            十二道身影,如兇獸般撲出。

            “?。。?!”

            凄厲慘叫,剎那響徹。

            “一、二、三、四、五......”

            紅葉皺眉:“對付三百四十七個廢物,還花費了十秒鐘!”

            啪嗒!

            十二個牧天軍精銳,齊刷刷面朝徐逸,單膝跪地,他們鐵血剛毅的臉上,各自露出一抹羞愧。

            小說《生而為王》 第14章 試讀結束。

            生而為王
            生而為王
            飛爺/著| 都市生活| 連載中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生而為王》的小說,是作者飛爺傾心創作的一本都市兵王風格的小說,大家可以在本站中在線閱讀到這本顧淮簡安小說,一起來看下吧:手染千軍血,腳踏萬里骨!我是南邊的王,代天牧疆!...
            博克图| 科尔沁右翼中旗| 襄樊| 防城| 台北市| 平利| 清远| 永康| 大安| 旌德| 上思| 广灵| 高碑店| 呼和浩特| 文登| 盘山| 太湖| 德令哈| 蕉岭| 茌平| 九寨沟| 托克逊| 普兰| 新巴尔虎右旗| 营口| 翁牛特旗| 澜沧| 稷山| 邱县| 老河口| 营山| 永平| 什邡| 乌当| 赫山区| 水城| 宜章| 萧山| 峄城| 崇武| 临朐| 那坡| 北票| 高邮| 宁南| 北镇| 江宁| 长乐| 平潭海峡大桥| 陵县| 库米什| 汾阳| 平坝| 吴县| 昭平| 京山| 徐水| 苍山| 台江| 绿春| 寿阳| 阿尔山| 那日图| 安龙| 鄞县| 景德镇| 南漳| 星子| 荣县| 平潭海峡大桥| 自贡| 聊城| 井研| 朱日和| 原平| 西畴| 东光| 吐鲁番| 怀远| 遂溪| 西连岛| 内乡| 石河子| 淄博| 焦作| 罗山| 赤壁| 正阳| 安新| 加格达奇| 定安| 大理| 通山| 彭州| 乾安| 峰峰| 黔阳| 旬邑| 旺苍| 土默特左旗| 新港| 辽中| 胡尔勒| 来宾| 凯里| 唐河| 方山| 平乐| 南宁城区| 哈尔滨| 吉水| 神农架| 湖州| 塔河| 太湖| 蓝山| 佛冈| 皮口| 峰峰| 千阳| 林芝| 祁连| 淳安| 翁牛特旗| 万宁| 长葛| 河间| 德化| 信宜| 石柱| 泾县| 化德| 东胜| 陈巴尔虎旗| 太原南郊| 太原南郊| 南宫| 通辽| 临清| 辽阳| 崇仁| 台前| 辉县| 平鲁| 武隆| 莘县| 长泰| 普宁| 伊宁县| 鄂托克旗| 黑山| 那仁宝力格| 鹿寨| 雷波| 萍乡| 天峨| 安义| 福州郊区| 磐安| 古县| 武功| 衡阳| 兴和| 郸城| 筠连| 白城| 青龙| 广河| 宾川| 勐海| 依兰| 潞江坝| 黄南| 庆阳| 垦利| 天池| 松江| 梓潼| 东营| 韶关| 获嘉| 永福| 兴海| 崇州| 新城子| 马龙| 高青| 黄南| 宜兴| 巴马| 克山| 盖州| 苏尼特右旗| 桂林农试站| 班戈| 大荔| 察布查尔| 成安| 新界| 常山| 卓资| 刚察| 小金| 安平| 达日| 福州郊区| 莫力达瓦旗| 珲春| 龙泉| 珊瑚岛| 苏州| 西峰| 白杨沟| 临澧| 道县| 中山| 洪湖| 克什克腾旗| 拉孜| 新乡| 沐川| 甘谷| 太仆寺旗| 石楼| 隆回| 石屏| 斋堂| 河卡| 东乡| 朝城| 中卫| 休宁| 射阳| 通许| 浦口| 安庆| 太原南郊| 五常| 定南| 井陉| 香格里拉| 宿松| 瑞丽| 临沭| 肃南| 长兴| 双流| 姚安| 泰安| 稷山| 凉城| 赤峰郊区站| 宁化| 株洲县| 东兴| 会昌| 塔城| 黄陵| 南雄| 孟州| 南华| 长泰| 和林格尔| 舟山| 兴文| 克山| 安图| 塔中| 小灶火| 成都| 华蓥山| 夏邑| 华阴| 赤峰| 凤城| 彭县| 菏泽| 喜德| 永嘉| 沂源| 新宁| 乌鞘岭| 新乐| 郏县| 弋阳| 乐昌| 海伦| 通榆| 乌海| 旅顺| 云浮| 分宜| 括苍山| 郴州| 苏州| 武功| 夹江| 洋县| 安龙| 鄂托克旗| 宁南| 涉县| 建始| 台江| 马龙| 行唐| 承德县| 房县| 广水| 深圳| 宁洱| 连山| 霍邱| 天池| 松江| 花溪| 加查| 新会| 霍尔果斯| 科尔沁左翼中旗| 胶南| 霞浦| 宁河| 南通| 长乐| 自贡| 瓦房店| 门源| 滁州| 建湖| 华池| 巨野| 巴雅尔吐胡硕| 巩留| 嘉黎| 苏家屯| 河池| 望谟| 绥德| 靖安| 磁县| 谷城| 桂林| 丹凤| 信阳| 崇阳| 台江| 海丰| 南坪| 邵阳县| 石拐| 滦平| 兴安| 水城| 获嘉| 梨树| 牡丹江| 鄞县| 江阴| 康乐| 清徐| 泸定| 勉县| 木兰| 江陵| 密云上甸子| 黔江| 灌云| 罗城| 湟中| 和县| 石柱| 孪井滩| 登封| 翁源| 贵阳| 进贤| 三峡| 莎车| 浪卡子| 石泉| 武川| 藤县| 辉县| 静海| 燕尾港| 张家口| 田东| 曹县| 双峰| 周至| 西峡| 长兴| 慈利| 望谟| 鄂温克旗| 兴隆| 旺苍| 麻阳| 大通